__沫

【唐多】同居三十题「Ⅳ.」

Ⅳ.一方的起床气
据说,一个再世故的人,在爱人面前也会变得像个小孩子。

舞象之年,墨多多虽也经历那么多冒险,在一次次人性的丑恶中挣扎,保留纯洁的灵魂就已是难事,不免对世道多了分淡然。

但是面对唐晓翼,他绝对不需要带起任何伪装的家伙,仿佛多少年前那个叫“问题多多”的小男孩儿漂亮的笑意又重叠在如今少年的面容上。

于是——

这就是为什么每天早晨唐晓翼都头疼地盯着墨多多的缘故——他有起床气。

唐晓翼抽了抽嘴角,注视着床上那个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球的东西。他俯下身去,看着从球里竖起来的呆毛,恶意地勾起嘴角,轻轻拽了拽它。

球又猛烈地滚动起来。

“别拉我呆毛……!啧好困……。”

从被子球里传来了微弱的声音,似乎连炸毛的功夫都失去了,随着被子球的安静,唐晓翼的耳旁重新传来渐入梦境的呼吸声。

“……”

他有些无奈地撇了撇嘴——

没法调戏媳妇儿好无聊啊。

大概是察觉到对方的变化,墨多多突然重新睁开了眼睛,从被子里伸出一根白皙的手指说道:

“五分钟。”

“……”

——Oh!媳妇儿竟然考虑了我的心情!竟然为了我愿意五分钟后起床(´▽`)ノ!!!!

唐·一脸感动·人设崩到天际·晓翼满意地想到,嘴角的弧度加深几分。

但是他是谁。

开玩笑,唐晓翼!

不皮断腿不碰壁不掉坑不长记性就算真的被骂了也无济于事上天作地皮皮唐。

“那好吧——我数300秒,300,299,298……”

“……”

“294,293,292……”

“……”

“287,286,285……”

“Fuck you!唐晓翼!”

“Come on!I am here!”

“……”

谁来打死这个臭不要脸的。

“啊啊……原来是假的,我还以为墨大侦探真的肯让我这么干呢。”

唐晓翼挑了挑眉,一脸伤心地说道。

“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至无期了解一下。”

“血赚不亏。”唐晓翼嗤笑一声带着点玩笑意味说到,吹了个口哨,“但是墨大侦探,你要是再不起来,我说不定真的会这么干哟。”

他把头埋进被子一角在对方脖颈处轻轻吹了口气,炽热的鼻息交杂了微凉的粘稠空气打在雪白的肌理上有些发痒,墨多多不由缩了缩脖子,不只是因为被子里闷热又或者其他原因使得脸颊一片绯红直晕染到耳根。

“停下……不许开这种玩笑……”

屋内满溢的是灌窗而入的清爽晨风,然而却丝毫安抚不了墨多多开始有些发热的躯体。看到自己媳妇儿这般可爱的模样,唐晓翼忍不住轻轻笑出声,好听的磁性低笑如同蜜糖从耳旁陷进去,直抵心脏。

“嗯?我可没开玩笑。再不起床,我可就真的不知道后果了。”

他一边这样说到, 修长的手一边抚上墨多多纤瘦的腰际。微凉指腹用不重不轻的力道在上面轻压几下,随后恶意般地用指尖画着圈,而这只手的主人却还在笑容满面地看着对方的身子忍不住轻颤几分。

这样下去,自己真的就有些控制不住了……

墨多多咬住下唇想到,刚打算制止,唐晓翼的动作就停了下来。

“好了好了,玩腻了。你还是快点起来吧墨章鱼。”

他识相地站起身摊了摊手,戏谑地看了一眼缩在被子里显然更加不知所措的墨多多,走出了房门。

——反正早晚都是自己的,何必心急于现在呢。

然而此刻对于墨多多来说,他已经睡意全无了。

——那个家伙……!!!

真让人火大。

他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坐起身,咬牙切齿的想到。
然而墨多多并不能否认,刚刚的自己差点沦陷于那个恶魔般撩人心弦的温柔陷阱里了。

自己以后很危险啊。

他半真半假地叹口气,为自己的未来担忧,嘴角却不受控制地染上笑意。

评论(10)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