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沫

【唐多】【微all多】Please don't fade away「Ⅰ.」续 未完

「……」墨多多有些不可思议地盯着眼前熟悉至极的人,从那一身仿佛千古不变的唐装到每一句都能轻易惹得他炸毛的语言风格,已经深刻至极地烙印在脑海又或是灵魂深处。

墨多多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他的唇齿在颤抖,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引得眼睛突然酸涩起来。

似乎是理解墨多多现在的情绪,唐晓翼走进了一步,继而,对方一下子抱住了他。

「……」唐晓翼的双眸划过几分讶异,却也很快就消失,墨多多的眼泪终于在对方看不到的地方流了下来,却不尽人意地滴落在地上,“啪嗒”一下仿佛是故意想让唐晓翼知晓一般。

「……我说,」唐晓翼尽可能维持着那副欠揍的语调,「你该不会是哭了吧?大·侦·探?」

「怎么可能,」墨多多闻言极轻地拭去眼角的晶莹,「你这混蛋终于回来了。」

「你就不怕我是鬼?」唐晓翼一愣,终于软了嘴角弧度,变成了因为开心而发自内心的笑。

「不会的,因为你这家伙没那么容易死,要死也是我先被你气死。」墨多多装作很有自觉地说道。

「悟性不错,墨多多小朋友。」

墨多多轻轻放开了对方,唐晓翼的心中不由有那么一点失落,只是一个动作,就那么容易地让他的心之湖泛起涟漪。

「我不是小朋友!」墨多多恢复了好似从前的天真和炸毛,有些不满地反驳道。

「咦,那我们的小朋友为什么要抱我啊。」

「那是……」墨多多反倒在心里认真思考起这个问题该如何回答,「……朋友重逢的拥抱。」他费了些力气才使自己说出“朋友”这个词——大概是唐晓翼生死不明之后,他才赫然意识到自己埋藏于内心深处的情感。

「哦……?」唐晓翼听到对方的回答阴阳怪气地发出一个单音节,「我竟然是大侦探的朋友了,真让人感动。」

——我或许真的只能永远作为你的朋友吧,墨多多。

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对这个答案不太满意,他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波动。

「……」

果然不应该为这个家伙的归来而感到高兴的。

墨多多这样想到,没好气地白了对方一眼。

「所以,多多你终于清醒一点了?」

亚瑟靠着墙长舒一口气,带着些倦意注视着他,少见的慵懒之气瞬间就席卷了整个海蓝的眸子,像午后卧于太阳伞下的波斯猫一般。

「……」墨多多找了张嘴,想要反驳,当他扫过亚瑟疲惫不堪的双眸时,突然再无一句任性的话语。

恐怕从归来开始,他就真的一刻也没休息过。

墨多多的目光快要陷进那双承载了大海的眸中了,他皱了皱眉,自己方才的任性行为开始让他感到内疚了——但毕竟查理他们生死未卜,墨多多哪怕是个再冷静的人都不可能心安理得地坐在吹着空调的豪华病房里待机。

但是现在,他开始心疼亚瑟了。

是对朋友的,半分酸涩愧疚的心疼。

似乎是发觉墨多多的目光一直和自己保持着对视的状态,亚瑟愣了愣,重新扬起微笑:

「我没事,多多你能想明白就好。」

「……不想笑的时候,不用勉强笑着也没事啊。」

墨多多的眉目还未完全舒展开,一张嘴不受控制地这样说道,他为自己的不经大脑一愣,却没再多出一句解释。

「就是这样,亚瑟,」唐晓翼闻言嗤地笑出来,「连墨多多这个笨蛋都发现了,快把那副根本不如我帅气的笑容收起来吧,否则本就没什么开心氛围的病房会因为你那奇怪的微笑更颓废的。」他半眯染上鎏金的眸,嘴角的弧度被光模糊得意味不明,那股怪腔夹杂着隐晦的关心,不偏不倚地以唐晓翼独特的方式传达出来。

头一次没有理会对方的毒舌,墨多多反而点头赞同他的话。

真是败给他们了。

不知在时间的长河里挣扎了多少年月的大西洋船王这样感叹到,这场没有结尾的旅行中,有多少人是真的把温暖触到灵魂深处而非做个匆匆过客报以微笑只为一睹荣华呢。

可以肯定的是,亚瑟的内心早就为自己做出了决定。

心脏炽热的跳动呼应起眼前两个人不同的关心方式,他知道,自己终于在迷茫的时空海洋里找到暂时停靠的海港了。

但即便如此——

「……我明白了,谢谢你们,晓翼,多多。」

——他,亚瑟·冯·蒙哥马利,仍免不了与挚友唐晓翼一争高下的命运。

在关于墨多多的赌局里。

「光口头上说有什么用,还不快去休息,等到去营救的时候死路上了我可不会给你安排葬礼的。」唐晓翼挑了挑眉,摸出一个黑色的本子随手扔向对方,转过身去拿在床头柜上放着的咖啡糖。

「你说话的方式永远是一样的啊,晓翼。」

亚瑟嘴角的弧度添了抹无可奈何的情愫,他转身走出去带上门,海蓝色的眸子骤然暗了暗。

修长的手指轻轻翻开那个黑色的本子,没有任何东西,惟有一张纸条用唐晓翼干净的字迹潦草传达了几字——

「查理他们目前的境况可没有多乐观。」

他深吸一口气,浸泡在消毒水味道里的冷气探入肺里。鞋跟一转就快步奔向阴影里,只留零星脚步声残存空气。

休息什么的,看来还要好些时间才能进行啊。

唐晓翼感受着咖啡糖在味蕾绽放的苦涩感,却不由自主扬起了微笑。

并非什么好笑的事情,只是早就形成的习惯被大脑条件反射地展现出来而已。

他是百分之百信任查理的能力的。无疑,那只带着领结时时刻刻保持镇静的家伙——其实叫它疯狗太郎也挺有趣——能够带领逐步坚强的冒险队走下去。

若是领导者也丧失希望了呢?

撕掉蝶的羽翼,那颗脆弱又卑微的心脏仍有不甘滋长;倘若是永远地将其封闭,蝶又会不会再反抗呢。

咖啡糖已经被咬成两半,发出清脆的响声,墨多多眯起眼睛注视唐晓翼的背影,轻轻皱起眉头。

「唐晓翼……?」

闻言对方转过身,褐眸中的阴霾立刻隐没,只余留玻璃窗斜射进来的阳光捧出的明亮。

「怎么,我们的大侦探又有什么事?」

尽管是依旧慵懒欠揍的语气,仍然哪里有些不对劲——绝不是他墨多多想的太多,是他太了解唐晓翼。

墨多多的目光在唐晓翼的脸上停留几秒,却没办法从那张扬的笑容中找出分毫怪异。方才阴暗的气息被彻底藏匿在灵魂的苍白壳子里,刷上灿烂又鲜艳的色彩与温柔并列以假乱真。

真不愧是唐晓翼啊。

「没事。」

「喂,别一脸阴沉的表情,这样可是救不了自己的队员的喔,DODO小队的副·队长。」

唐晓翼挑了挑眉,修长的手随意拿起桌子上的本子,不重不轻地在墨多多的头顶拍了一下。

「疼……!啧……你这个家伙……」墨多多撇了撇嘴有些不满地看过去,对方还是那副不讨喜的笑容,虽然看起来依旧毫无歉意,至少琉璃般的眸子终于流转了几分温柔,像是大雪过后半山腰的暖阳,把最后一点冰凉都氤氲成了粉色,化成无数的柔软。

突然之间墨多多有些不太敢于继续注视下去,他怕自己会陷进这汪温柔里,再也走不出来。他移开视线,脸颊有些微微泛红。

「欸——」唐晓翼向前走进一步,弯着腰凑近了坐在床上的墨多多,眨了眨眼睛恶意地笑道:「大侦探脸红了?是不是因为我太帅了?」

墨多多向后挪动了几步,背靠在了墙上:「不,只是阳光照射的原因。」

注意到他动作的唐晓翼皱了皱眉,将墨多多向前拉了几寸:「别靠墙,太凉。」

这倒不符合唐晓翼的作风。

墨多多有些讶异地也挑了挑眉,唐晓翼愣了愣,立刻站了回去:

「怎么,关爱病号不应该吗,我们的大侦探又这么傻不拉几的,到时候该去营救查理他们了再生病就有趣了。」

「虽然感谢你这家伙的关心,但是我非常聪明一点都不傻谢谢。」

墨多多忍住了拍死对方的冲动,强行勾起笑容回答道。

「嗯……」唐晓翼看着他,若有所思地想了想,「既然墨多多小朋友那么聪明,我们也应该信任他——不如由最聪明的墨小朋友来当我们临时冒险队的队长?」

「……欸?」

「啊啊……亚瑟那家伙考虑到行动方便打算将我们三个重新组成一个临时冒险队……我相信他也会开心队长是你的。」唐晓翼的嘴角的弧度又拉大几分,墨多多的呆毛颤抖了一秒,觉得绝对没什么好事。

「不许拒绝哦,反正我们的小朋友这么聪明我相信肯定能胜任的。」

唐晓翼笑得越开心越没好事,这句话果然是真的。墨多多叹了口气,没好气地白了对方一眼:

「我知道啦。」

「还有就是——」唐晓翼又凑近了墨多多,「以后叫我‘晓翼’吧。」

「哈?为什么?」

被这样要求的墨多多不免有些开心,但是他没有表现出哪怕一分的喜悦,反而作出一副打算嘲笑对方的样子。

「竟然在问为什么……和队员融洽关系是应该的吧,队长?」唐晓翼一脸的理所当然,褐眸里闪烁的是戏谑的笑意,却多了几分认真。

「……这是什么奇怪的理由啊。」

「而且,你不是也称亚瑟为‘亚瑟’吗,叫那家伙叫名字叫我就带姓?要公平地对待队员不能偏心啊,不然我可是很——伤心的。」

「……」墨多多强忍住掐死对方的冲动——废话!不叫亚瑟难道我要叫做亚瑟·冯·蒙哥马利吗!这名字太长了吧!

眼前的家伙根本就是在强词夺理。

虽然这样想着,他还是叹了口气,笑容却不由自主地扬起来:

「okok,我知道了,真是麻烦……」

评论(7)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