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沫沫沫沫酱

【温唐】开辆破车

垃圾幼儿车车技一般请谅解。
涉及束缚/半强制和巧克力酱play雷者慎戳。
链接:
https://shimo.im/docs/kZuBL0d4GgYpoB6N

【唐多】同居三十题「Ⅳ.」

Ⅳ.一方的起床气
据说,一个再世故的人,在爱人面前也会变得像个小孩子。

舞象之年,墨多多虽也经历那么多冒险,在一次次人性的丑恶中挣扎,保留纯洁的灵魂就已是难事,不免对世道多了分淡然。

但是面对唐晓翼,他绝对不需要带起任何伪装的家伙,仿佛多少年前那个叫“问题多多”的小男孩儿漂亮的笑意又重叠在如今少年的面容上。

于是——

这就是为什么每天早晨唐晓翼都头疼地盯着墨多多的缘故——他有起床气。

唐晓翼抽了抽嘴角,注视着床上那个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球的东西。他俯下身去,看着从球里竖起来的呆毛,恶意地勾起嘴角,轻轻拽了拽它。

球又猛烈地滚动起来。

“别拉我呆毛……!啧好困……。”

从被子球里传来了微弱的声音,似乎连炸毛的功夫都失去了,随着被子球的安静,唐晓翼的耳旁重新传来渐入梦境的呼吸声。

“……”

他有些无奈地撇了撇嘴——

没法调戏媳妇儿好无聊啊。

大概是察觉到对方的变化,墨多多突然重新睁开了眼睛,从被子里伸出一根白皙的手指说道:

“五分钟。”

“……”

——Oh!媳妇儿竟然考虑了我的心情!竟然为了我愿意五分钟后起床(´▽`)ノ!!!!

唐·一脸感动·人设崩到天际·晓翼满意地想到,嘴角的弧度加深几分。

但是他是谁。

开玩笑,唐晓翼!

不皮断腿不碰壁不掉坑不长记性就算真的被骂了也无济于事上天作地皮皮唐。

“那好吧——我数300秒,300,299,298……”

“……”

“294,293,292……”

“……”

“287,286,285……”

“Fuck you!唐晓翼!”

“Come on!I am here!”

“……”

谁来打死这个臭不要脸的。

“啊啊……原来是假的,我还以为墨大侦探真的肯让我这么干呢。”

唐晓翼挑了挑眉,一脸伤心地说道。

“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至无期了解一下。”

“血赚不亏。”唐晓翼嗤笑一声带着点玩笑意味说到,吹了个口哨,“但是墨大侦探,你要是再不起来,我说不定真的会这么干哟。”

他把头埋进被子一角在对方脖颈处轻轻吹了口气,炽热的鼻息交杂了微凉的粘稠空气打在雪白的肌理上有些发痒,墨多多不由缩了缩脖子,不只是因为被子里闷热又或者其他原因使得脸颊一片绯红直晕染到耳根。

“停下……不许开这种玩笑……”

屋内满溢的是灌窗而入的清爽晨风,然而却丝毫安抚不了墨多多开始有些发热的躯体。看到自己媳妇儿这般可爱的模样,唐晓翼忍不住轻轻笑出声,好听的磁性低笑如同蜜糖从耳旁陷进去,直抵心脏。

“嗯?我可没开玩笑。再不起床,我可就真的不知道后果了。”

他一边这样说到, 修长的手一边抚上墨多多纤瘦的腰际。微凉指腹用不重不轻的力道在上面轻压几下,随后恶意般地用指尖画着圈,而这只手的主人却还在笑容满面地看着对方的身子忍不住轻颤几分。

这样下去,自己真的就有些控制不住了……

墨多多咬住下唇想到,刚打算制止,唐晓翼的动作就停了下来。

“好了好了,玩腻了。你还是快点起来吧墨章鱼。”

他识相地站起身摊了摊手,戏谑地看了一眼缩在被子里显然更加不知所措的墨多多,走出了房门。

——反正早晚都是自己的,何必心急于现在呢。

然而此刻对于墨多多来说,他已经睡意全无了。

——那个家伙……!!!

真让人火大。

他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坐起身,咬牙切齿的想到。
然而墨多多并不能否认,刚刚的自己差点沦陷于那个恶魔般撩人心弦的温柔陷阱里了。

自己以后很危险啊。

他半真半假地叹口气,为自己的未来担忧,嘴角却不受控制地染上笑意。

【唐多】同居三十题「Ⅲ.」

Ⅲ.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好无聊啊——”
唐晓翼卧在床上拖着下巴抬起头看着墨多多写日记的侧脸,瞌眸抱怨道。
“喂,我的墨多多小朋友,你还没写完吗?”唐晓翼刻意加重了“我的”读音,缓缓挑起眉,等着看眼前的人的表现。
“咳,你,你闭嘴,给我耐心点,要不然就别在这里待着。”
果不其然,墨多多闻言拿笔的手一抖,他脸颊微红划掉写错的字,慢慢侧过身来说道。想要让语气显得凶狠却反而有些底气不足,倒有些示弱的意味,像只突然炸毛的猫。
“噗……”唐晓翼嗤笑出声,“你再不拿起你的钢笔,你的本子就遭殃了。”他看着对方手上的钢笔笔尖戳在柔软纸面上洇出一圈一圈的黑色,这才没有丝毫自觉地看戏般提醒到。
“欸?啊……!”墨多多连忙提起笔尖,叹了口气,装模作样地狠狠瞪了唐晓翼一眼,“都怪你,我都说了别打扰我。”
“是,是。”唐晓翼答应到,眼前的人这才满意地转过身去。此时已经是深夜,有不浓不淡的月光洒在窗台上,一同柔软了房间里的没一寸空气。桌上打出带着暖意的金色灯光的台风把墨多多的侧脸映得明亮,一双夜空般的黑眸闪耀至极,让人根本移不开眼。他白皙的手握着笔在纸上移动,眉眼间透露的是专注的神情。
唐晓翼看着墨多多,在不经意间勾起了嘴角。
——自家媳妇儿长得真好看啊。
正当唐·墨多多痴汉·晓翼盯着对方的时候,墨多多再也忍不住了,放下笔“啪”地合上本子:“唐晓翼你看够了没有!”
“哟,怎么,不乐意?长的好看还不让人看?”唐晓翼全然不在意眼前的小兔子有些羞恼的模样,加深了几分笑意说道。
“……”
这个家伙总是这样,根本让人生不起气来……!
墨多多鼓起脸颊,纠结了一会终于从桌前站了起来:
“Ok!我写完日记了,说吧,你想干什么。”
——干你。
“咳咳,”唐晓翼轻咳了几声把方才脑内的两个字驱逐出去,认真地想了想,“陪我看恐怖电影吧,深夜正合适。”语毕他也从床上坐起,一脸搞事地打开了电视。
“……”墨多多咽了口唾沫——他至少还是知道自己是半斤八两的,虽然也不一定会害怕,但要是真的恐惧起来,就彻底丢脸了。
“怎么?刚刚不还气势汹汹的吗,现在不敢了?墨大侦探?”
唐晓翼戏谑地笑道,如今当属他最了解墨多多,虽然对方成长了不少,受不住激将法的性子还是没变。
“……谁说我不敢了,看就看。”不出所料,墨多多一撇嘴就也爬到床上,一脸英勇就义。
“噗……害怕的话,我就勉为其难允许你抱住我?”唐晓翼嘴角的弧度又加大了几分,他张开双臂做出了拥抱的样子。
“你走开吧。”墨多多把抱枕砸进对方的怀抱,特地坐得离他远一些。
被媳妇讨厌了呢。
唐晓翼眨了眨眼想到——没关系,反正用不着很长时间,这家伙就会自己凑过来。

屏幕上映出的是腐烂了的死人面孔,压抑的色光反射到墨多多的脸庞上,他不由皱起眉,又缩了缩。
马上就会结束了……再坚持一会……
从开始播放的第十五分钟起,墨多多就在心里念叨这句话直到现在。他想起第一次探险时的黑贝街,几年前胆小懦弱的自己第一次触碰到黑暗的一端——是这个世界,也亦是人性。
但是如今的墨多多已经习惯了,麻木了,他本以为没什么好害怕的了,然而我们的堂堂大侦探现在正被一部恐怖片吓得要死。
要撑到最后吗——媳妇越来越傲娇了啊。
唐晓翼的兴趣全然不在于电影而在于身边的人,他的下巴抵在交叠的白皙双手上,感到有趣的同时忽然又有些心疼地皱了皱眉。
真的那么害怕就别看啊,笨蛋。
唐晓翼这样想着,终于完全把注意力转移到墨多多身上。眼前脸庞还稚气未脱的少年垂着眸,紧张地盯着屏幕,偏偏还不肯移开目光,随着一波又一波的惊悚片段的袭击忍不住闭上眼睛。
他长长的睫毛随着变得急促的呼吸颤抖起来,抱住枕头的双臂又更紧地搂了搂。
快些结束吧。
墨多多这样想到。他怕唐晓翼嘲笑自己,想努力再次睁开眼睛。
快睁开眼睛,马上就结束了,不能输给唐晓翼。
墨多多在心里不断说着。就在他终于鼓起勇气重新看向屏幕时,电影的声音突然消失了。
欸?
他忍不住睁开眼。
对上的只有唐晓翼温柔至极的眸子,像是能漾出在里面涌动的笑意。接着就只有唇上传来的微凉触感,未等墨多多开口齿贝就悄悄相碰。
“不能看就别看啊,笨蛋墨多多。”
柔软的手覆盖上他的双眸,只有耳边撩动心弦的声音回响在粘稠的空气里。

【唐多】【微all多】Please don't fade away「Ⅰ.」未完
这个才是开头,一开始被封了只好发图。

续文走这里http://mo955753.lofter.com/post/1efca75f_125370a8

【唐多】同居三十题「Ⅱ.」

一同外出购物
清晨的阳光反射在玻璃上显得明亮,窗外总是传来接连不断的鸟鸣声撞破轻盈的空气,它们被包裹在粘稠的寒气里,柔软了整个季节的色彩。
墨多多今天的心情非常的好——今天是周末,唐晓翼不用上班。他怀着有些喜悦的心情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身旁还在熟睡的人。
只有在睡着的时候,唐晓翼才会露出少见的稚气,他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在轻轻地颤抖,唇角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没有拉紧的窗帘一不小心倾泻出半缕光芒,给他整个人都镀上了金色,像是闪闪发光的精致人偶。
他的睫毛好长啊。
墨多多这样想到,不知不觉中他的嘴角也沾染了了了金色,被带出了半分微笑。
还在睡觉,说明很累了吧。
墨多多有些心疼的皱了皱眉头,打算起床做早餐。他纠结了一会,最终还是偷偷吻了吻唐晓翼的脸颊——可惜要起床就没那么容易了,墨多多被唐晓翼搂得很紧,根本无法挣开。他挣扎许久,叹了口气,却见对方已睁开了褐色的漂亮眸子满含笑意地看着自己。
“我说墨多多小朋友,我装睡了那么久,你还没发现?”
“……”墨多多忍住打死他的冲动,想推开对方,“那就快放开我,无不无聊。”
“看了我那么久,我这么帅的吗。”唐晓翼像是没听见他的话般挑了挑眉。
“谁看你了!错觉!”
“嘛……以及……”唐晓翼眯了眯眼,趁墨多多不注意,吻上那两瓣像绽开的花瓣般柔软的微凉双唇。
“早晨可不是吻吻脸颊就行的,媳妇儿。”
吻毕,他勾起唇角这样说到,终于带着戏谑的微笑放开了身前的人。
“……赶紧跟我去购物!冰箱里什么也没了!”
墨多多一愣,感觉整张脸都在发烧。他不敢去看唐晓翼蓄着温柔的眸子,丢下这句不明所以的话就慌慌张张地起来了。
动作利落的两人很快就晃晃悠悠来到了商场,唐晓翼打了个哈欠,扫了一圈周围的人。
“人类真是大早晨就这么有活力啊……”
他像是感叹般说道,漫不经心地跟在墨多多后面走了进去。
“谁像你,天天无精打采。”墨多多有些嫌弃地看了一眼对方。
“谁说的,”唐晓翼看了一眼墨多多又扬起了他特有的微笑,“你要是给我亲一口我早就精神了。”
“……早晨我就让你亲过了!变态!”墨多多脸一红走得更快了,唐晓翼摊了摊手,快步跟了上去。
“……晓翼,没同居之前,你三餐都吃什么?”
“嗯……”听到墨多多对自己的称呼,唐晓翼的心情瞬间又好了几分,“……速食食品或者快餐吧……嘛太忙了也没什么时间做饭。”
“太,太不健康了!”墨多多眨了眨眼睛,有些生气地鼓起脸颊,“这样下去身体会垮掉的!”
“是,是,”唐晓翼带着点无奈的笑意叹了口气。
“以后再这么做的话我可是不会理你的!”
“好,我不会再这样做了,”他揉了揉墨多多的头发,微微俯下身子对上对方闪闪发亮的可爱眸子,那里面有些许怒气在流转,却根本让人严肃不起来,反而想“噗呲”地笑出来去故意气一气眼前的小兔子,“再说,我现在可是有媳妇儿了,不就不用担心了?”
“……///”
这样根本让人没法生气嘛……!
“就,就你会贫!”墨多多一扭头,似乎下定了决心不再去看唐晓翼。
“啊啦,两位需要买肥♂皂吗。”
一位正抱着几盒肥皂的制服小姐正微笑看着他们,她的唇上涂了亮晶晶的口红,整个人显得十分有亲和力。
“补充一句,是扔到地上可以让你的基友帮忙捡起来的肥♂皂哦,浴室啪♂啪♂的时候也能用哦。”
……这是什么奇怪的宣传啊!你穿的那么正经说点正经的东西不好吗!
墨多多的脸如果可以喷蒸汽,恐怕此刻早就乌烟瘴气了。他的脸温度直线上升,摇了摇头走了过去——可是唐晓翼却没跟上。
“那我买两块吧。”唐晓翼正挂着一副搞事情的笑容,还特地看了看墨多多。
“不,不能买!赶紧跟我去买食材!”
墨多多恼羞成怒地拽着唐晓翼往前走,宣传小姐微微一笑,把肥皂偷偷塞到唐晓翼的手里。
一笑深藏功与名。
唐晓翼扬起眉毛,朝着宣传的小姐也回应了一个微笑——这商场真是人性化,下次还会来这里的。
欸?后话?你♂猜♂啊。

【唐多】【微all多】Please don't fade away「Ⅰ.」续 未完

「……」墨多多有些不可思议地盯着眼前熟悉至极的人,从那一身仿佛千古不变的唐装到每一句都能轻易惹得他炸毛的语言风格,已经深刻至极地烙印在脑海又或是灵魂深处。

墨多多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他的唇齿在颤抖,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引得眼睛突然酸涩起来。

似乎是理解墨多多现在的情绪,唐晓翼走进了一步,继而,对方一下子抱住了他。

「……」唐晓翼的双眸划过几分讶异,却也很快就消失,墨多多的眼泪终于在对方看不到的地方流了下来,却不尽人意地滴落在地上,“啪嗒”一下仿佛是故意想让唐晓翼知晓一般。

「……我说,」唐晓翼尽可能维持着那副欠揍的语调,「你该不会是哭了吧?大·侦·探?」

「怎么可能,」墨多多闻言极轻地拭去眼角的晶莹,「你这混蛋终于回来了。」

「你就不怕我是鬼?」唐晓翼一愣,终于软了嘴角弧度,变成了因为开心而发自内心的笑。

「不会的,因为你这家伙没那么容易死,要死也是我先被你气死。」墨多多装作很有自觉地说道。

「悟性不错,墨多多小朋友。」

墨多多轻轻放开了对方,唐晓翼的心中不由有那么一点失落,只是一个动作,就那么容易地让他的心之湖泛起涟漪。

「我不是小朋友!」墨多多恢复了好似从前的天真和炸毛,有些不满地反驳道。

「咦,那我们的小朋友为什么要抱我啊。」

「那是……」墨多多反倒在心里认真思考起这个问题该如何回答,「……朋友重逢的拥抱。」他费了些力气才使自己说出“朋友”这个词——大概是唐晓翼生死不明之后,他才赫然意识到自己埋藏于内心深处的情感。

「哦……?」唐晓翼听到对方的回答阴阳怪气地发出一个单音节,「我竟然是大侦探的朋友了,真让人感动。」

——我或许真的只能永远作为你的朋友吧,墨多多。

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对这个答案不太满意,他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波动。

「……」

果然不应该为这个家伙的归来而感到高兴的。

墨多多这样想到,没好气地白了对方一眼。

「所以,多多你终于清醒一点了?」

亚瑟靠着墙长舒一口气,带着些倦意注视着他,少见的慵懒之气瞬间就席卷了整个海蓝的眸子,像午后卧于太阳伞下的波斯猫一般。

「……」墨多多找了张嘴,想要反驳,当他扫过亚瑟疲惫不堪的双眸时,突然再无一句任性的话语。

恐怕从归来开始,他就真的一刻也没休息过。

墨多多的目光快要陷进那双承载了大海的眸中了,他皱了皱眉,自己方才的任性行为开始让他感到内疚了——但毕竟查理他们生死未卜,墨多多哪怕是个再冷静的人都不可能心安理得地坐在吹着空调的豪华病房里待机。

但是现在,他开始心疼亚瑟了。

是对朋友的,半分酸涩愧疚的心疼。

似乎是发觉墨多多的目光一直和自己保持着对视的状态,亚瑟愣了愣,重新扬起微笑:

「我没事,多多你能想明白就好。」

「……不想笑的时候,不用勉强笑着也没事啊。」

墨多多的眉目还未完全舒展开,一张嘴不受控制地这样说道,他为自己的不经大脑一愣,却没再多出一句解释。

「就是这样,亚瑟,」唐晓翼闻言嗤地笑出来,「连墨多多这个笨蛋都发现了,快把那副根本不如我帅气的笑容收起来吧,否则本就没什么开心氛围的病房会因为你那奇怪的微笑更颓废的。」他半眯染上鎏金的眸,嘴角的弧度被光模糊得意味不明,那股怪腔夹杂着隐晦的关心,不偏不倚地以唐晓翼独特的方式传达出来。

头一次没有理会对方的毒舌,墨多多反而点头赞同他的话。

真是败给他们了。

不知在时间的长河里挣扎了多少年月的大西洋船王这样感叹到,这场没有结尾的旅行中,有多少人是真的把温暖触到灵魂深处而非做个匆匆过客报以微笑只为一睹荣华呢。

可以肯定的是,亚瑟的内心早就为自己做出了决定。

心脏炽热的跳动呼应起眼前两个人不同的关心方式,他知道,自己终于在迷茫的时空海洋里找到暂时停靠的海港了。

但即便如此——

「……我明白了,谢谢你们,晓翼,多多。」

——他,亚瑟·冯·蒙哥马利,仍免不了与挚友唐晓翼一争高下的命运。

在关于墨多多的赌局里。

「光口头上说有什么用,还不快去休息,等到去营救的时候死路上了我可不会给你安排葬礼的。」唐晓翼挑了挑眉,摸出一个黑色的本子随手扔向对方,转过身去拿在床头柜上放着的咖啡糖。

「你说话的方式永远是一样的啊,晓翼。」

亚瑟嘴角的弧度添了抹无可奈何的情愫,他转身走出去带上门,海蓝色的眸子骤然暗了暗。

修长的手指轻轻翻开那个黑色的本子,没有任何东西,惟有一张纸条用唐晓翼干净的字迹潦草传达了几字——

「查理他们目前的境况可没有多乐观。」

他深吸一口气,浸泡在消毒水味道里的冷气探入肺里。鞋跟一转就快步奔向阴影里,只留零星脚步声残存空气。

休息什么的,看来还要好些时间才能进行啊。

唐晓翼感受着咖啡糖在味蕾绽放的苦涩感,却不由自主扬起了微笑。

并非什么好笑的事情,只是早就形成的习惯被大脑条件反射地展现出来而已。

他是百分之百信任查理的能力的。无疑,那只带着领结时时刻刻保持镇静的家伙——其实叫它疯狗太郎也挺有趣——能够带领逐步坚强的冒险队走下去。

若是领导者也丧失希望了呢?

撕掉蝶的羽翼,那颗脆弱又卑微的心脏仍有不甘滋长;倘若是永远地将其封闭,蝶又会不会再反抗呢。

咖啡糖已经被咬成两半,发出清脆的响声,墨多多眯起眼睛注视唐晓翼的背影,轻轻皱起眉头。

「唐晓翼……?」

闻言对方转过身,褐眸中的阴霾立刻隐没,只余留玻璃窗斜射进来的阳光捧出的明亮。

「怎么,我们的大侦探又有什么事?」

尽管是依旧慵懒欠揍的语气,仍然哪里有些不对劲——绝不是他墨多多想的太多,是他太了解唐晓翼。

墨多多的目光在唐晓翼的脸上停留几秒,却没办法从那张扬的笑容中找出分毫怪异。方才阴暗的气息被彻底藏匿在灵魂的苍白壳子里,刷上灿烂又鲜艳的色彩与温柔并列以假乱真。

真不愧是唐晓翼啊。

「没事。」

「喂,别一脸阴沉的表情,这样可是救不了自己的队员的喔,DODO小队的副·队长。」

唐晓翼挑了挑眉,修长的手随意拿起桌子上的本子,不重不轻地在墨多多的头顶拍了一下。

「疼……!啧……你这个家伙……」墨多多撇了撇嘴有些不满地看过去,对方还是那副不讨喜的笑容,虽然看起来依旧毫无歉意,至少琉璃般的眸子终于流转了几分温柔,像是大雪过后半山腰的暖阳,把最后一点冰凉都氤氲成了粉色,化成无数的柔软。

突然之间墨多多有些不太敢于继续注视下去,他怕自己会陷进这汪温柔里,再也走不出来。他移开视线,脸颊有些微微泛红。

「欸——」唐晓翼向前走进一步,弯着腰凑近了坐在床上的墨多多,眨了眨眼睛恶意地笑道:「大侦探脸红了?是不是因为我太帅了?」

墨多多向后挪动了几步,背靠在了墙上:「不,只是阳光照射的原因。」

注意到他动作的唐晓翼皱了皱眉,将墨多多向前拉了几寸:「别靠墙,太凉。」

这倒不符合唐晓翼的作风。

墨多多有些讶异地也挑了挑眉,唐晓翼愣了愣,立刻站了回去:

「怎么,关爱病号不应该吗,我们的大侦探又这么傻不拉几的,到时候该去营救查理他们了再生病就有趣了。」

「虽然感谢你这家伙的关心,但是我非常聪明一点都不傻谢谢。」

墨多多忍住了拍死对方的冲动,强行勾起笑容回答道。

「嗯……」唐晓翼看着他,若有所思地想了想,「既然墨多多小朋友那么聪明,我们也应该信任他——不如由最聪明的墨小朋友来当我们临时冒险队的队长?」

「……欸?」

「啊啊……亚瑟那家伙考虑到行动方便打算将我们三个重新组成一个临时冒险队……我相信他也会开心队长是你的。」唐晓翼的嘴角的弧度又拉大几分,墨多多的呆毛颤抖了一秒,觉得绝对没什么好事。

「不许拒绝哦,反正我们的小朋友这么聪明我相信肯定能胜任的。」

唐晓翼笑得越开心越没好事,这句话果然是真的。墨多多叹了口气,没好气地白了对方一眼:

「我知道啦。」

「还有就是——」唐晓翼又凑近了墨多多,「以后叫我‘晓翼’吧。」

「哈?为什么?」

被这样要求的墨多多不免有些开心,但是他没有表现出哪怕一分的喜悦,反而作出一副打算嘲笑对方的样子。

「竟然在问为什么……和队员融洽关系是应该的吧,队长?」唐晓翼一脸的理所当然,褐眸里闪烁的是戏谑的笑意,却多了几分认真。

「……这是什么奇怪的理由啊。」

「而且,你不是也称亚瑟为‘亚瑟’吗,叫那家伙叫名字叫我就带姓?要公平地对待队员不能偏心啊,不然我可是很——伤心的。」

「……」墨多多强忍住掐死对方的冲动——废话!不叫亚瑟难道我要叫做亚瑟·冯·蒙哥马利吗!这名字太长了吧!

眼前的家伙根本就是在强词夺理。

虽然这样想着,他还是叹了口气,笑容却不由自主地扬起来:

「okok,我知道了,真是麻烦……」

【唐多】同居三十题「Ⅰ.」

相拥入睡
深夜十一点。
面容清秀俊朗的少年坐在桌前有一下没一下地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经过不短时间磨练出的字迹已经十分地潇洒漂亮,他沾了沾反射着温暖灯光的玻璃瓶里的黑色墨水,恍惚地写下最后一句话,一笔未了又一次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桌上恶趣味的粉红色爱心钟表里的秒针还在一圈又一圈地重复,分针也在少年没注意的情况下像个调皮的孩子悄悄又前进了一格。墨多多合上他的本子,抬眼看了看时间,瞄到钟表这充满恶意的颜色,眼前仿佛又浮现出对方戏谑却稍带点温柔的笑意。
唐晓翼不在的第十四个小时,想他。
墨多多的脑海突然没由来地冒出这么一句话,他像只受了惊的兔子“噌”地站起来,脸颊开始慢慢染上绯红。
我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啊……!
墨多多甩了甩脑袋,为刚刚自己的想法羞耻不已。门锁转动的声音却一下子打断了所有思绪,只有喜悦满满占据了头脑。
那个欠揍的家伙终于回来了。
他低咳几声清了清嗓子,确认自己显得没那么期待后才装模作样地走出房间,像个自以为是的小孩子。
已经和自己其他的三个伙伴一样很有名的冒险家——十九岁的墨多多,只有在恋人面前才会露出这般不成熟的可爱模样。
“哟,墨小朋友还没睡觉,小心永远长不高啊。”
门口的人刚一进家就毫不怜惜地发动了毒舌技能,他的褐眸在金色的灯光下笼罩上柔和,像是慢慢柔软下来的蜜糖,稍一不小心就让人陷了进去。
“我还不是为了……咳,算了。”墨多多果不其然地炸毛了,话一出口就脸颊一红,半句话被径直咽进了肚子里。
“哦?为了什么?”唐晓翼挑了挑眉,嘴角勾起的笑容分明是说着“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却偏要听对方亲口说完。
“你这家伙……明明知道我要说什么。”墨多多一撇嘴头就别过去了,唐晓翼眨了眨眼睛注视着对方可爱得过头的模样,嗤地笑出来。
“噗……算了算了,不逗你了。”
他摊了摊手,话语里带着特有的上挑尾音,一言一语都能撩拨起对方的心之弦,弹奏出名为“喜欢”的乐章。
“不过呢——”唐晓翼走进几步,张开双臂一下子就圈住了对比之下显得娇小的墨多多,身上的薄荷香气一下子灌进墨多多的鼻腔,让他的脸颊持续升温。
“下次别再等我这么久了,笨蛋墨多多小朋友。”
话语吐露的同时也将些许湿热的气息喷洒在墨多多的脖颈,好听至极的磁性声线就这样倾泻入空气,一下子打破了他的心里防线,连心脏的跳动都被调和地分外清晰。
“我,我才不是小朋友啊!”
半晌过后一时语塞的墨多多只能如此抱怨到,闻言唐晓翼笑得更厉害了,被抱着的墨多多都能感到对方的身体在颤抖。笑声也是十分好听,但是现在墨多多只想打他。
“那,我应该喊什么?媳妇儿?”
唐晓翼终于直起身,带着一如既往的戏谑神情低头看着身前的人。
“才不要!”墨多多一下子放开了唐晓翼,“行了行了赶紧睡觉,谁有空跟你贫。”语毕他慌乱地跑进屋里。唐晓翼注视着他的背影,又不由自主地笑起来——自家媳妇儿真可爱啊。
几分钟过后,两个人终于都躺在了床上。唐晓翼朝着对方凑近了几寸,又拥住了对方。
“你这个家伙……快放开我……”
墨多多挣扎了几下发觉没用也就不再挣扎,唐晓翼满意地勾起唇角:
“转过来。”
墨多多只好由背对转为正对。他抬眼正好对上唐晓翼那双承载了星辰的漂亮眸子,于是只好再次低下头,埋进对方的胸膛。
唐晓翼这才有些开心地闭上眼睛。
心跳声混合在一起,墨多多咬了咬嘴唇——这怎么可能睡得着嘛。
却也带着点自己都没察觉的微笑入梦